1. 主页 > 小清新美文 >

那一年记忆犹新

那一年

高考结束之后,暑假那段时间,不知如何渡过,至今想起来,也很迷惘。高考成绩很差,几乎不太愿意对别人谈及起我的成绩。同学叫我去玩,我没去。有人说高考之后,我们都18岁了,可以出去走走。那时的我,没有去过比县里更大的城市了,而且我心里明白,这个暑假过后,就再也没有暑假可言了。

母亲说:“读完高中就足够了,然后忙碌的做着,把我送去义乌打工的准备。”

我是愿意接受命运的安排的,母亲的决定就是我命运的安排。在高三下半年整个学期里,母亲重复着强调一件事:说如果考上了重点,就是砸锅卖铁也会让我读。

我问她:“怎么样的学校才叫重点“,

“像清华,北大,复旦这类的啊”。

我听完之后,额头上冒着冷汗,默默的低下了头,这是不可能达到的程度,不但达不到,就连一般的学校我也没考上,我得为虚度三年时光,浪费家里的钱财买单。我愿意接受命运的安排,这是有原因的,这不是我所能决定的。在暑假期间,很多亲朋好友都问我考得怎么样,有的干脆就问我,有没有考上清华?有没有没考上北大?你妈说没考上,就没书读喽!我羞于说出自己的分数,只是说没读就没读,我也没办法。拿到成绩单之后母亲也说不能怪她,她要把我送出义乌的消息,传到了所有的亲戚耳边。

他们开玩笑的说:"到头来还不是要去义乌打工,那还读什么高中"。

有的说:”工资,应该还没他们高吧!“。

我就希望时间快点过去,把这一切忘了,或者说使一种魔法,让他们把我忘了。不愿提起,不愿

见人,我在自己一个狭小的角落,盼望黑夜早点过去,黎明早点到来,可是暑假很长,很长……。

那是我唯一一次,觉得暑假为什么那么长。而那段时间我就是浑浑噩噩的度过。

清晨天还没亮就早早的起床,带着弟弟一起去放牛。放牛回来呆在家里看电视,这家窜窜,那家窜窜,傍晚继续放牛,等到晚上,差不多天黑了之后,就洗澡睡觉。就这样我也觉得太慢,看着手里的表,一分一分的过去。高考的事情,不再去想,也不再去记。有时候觉得太无聊,索性一天都呆在山上,放完牛就在树萌下面睡觉,买些故事书,名着之类慢慢的品读。可是有颗烦躁的心,怎么也品不出名着的美来。那时候没有电话,倒是少去很多不必要的联系与沟通,同学去哪里玩,我不在意,同学考得怎么样,我也不关心,反正都比我要好。他们有广阔的天地可以任他们去玩,而我却只能呆在这广袤的大山里,我也想走出去,唯一的机会就是盼望着我姐回来。我常常在想姐怎么还不回来,她什么时候才会回来,哪怕在能往家里打一个电话告诉我一声也可以,她要是回来了,我也可以离开这个大山,去义乌了。我常常听她们说义乌有很多工厂,还有KTV,溜冰场,那里有全国各地的年轻朋友,说着不同的口音。有湖南的,有湖北的。光义乌的一个小镇,就比我们县里还要大,在那里工作一个月,有3千块钱。钱是你自己赚的,想怎么花都行,买件新衣服,买双自己的新鞋,买台自己照相机.....。

每逢过年,回来的兄弟姐妹都穿得花枝招展,我表妹,初中毕业,跟我一般大。那年她回来,穿了一双高筒的靴子,红色,格外显眼,家里人都说好看,母亲还用手摸了一下皮质,软软的,说质量不错。母亲问要花很多钱吧,表妹笑了笑,小声的说:“二百八”。母亲惊叫起来:”啥,两百八“。我也惊讶,只是没有发出声音。我知道如果我发出声音,那肯定比我母亲还大。我在心里算了十几遍,二百八,是我尽一个学期的生活费,穿过最好的鞋子也就十几块,如果买衣服? 我想够他一,二年吧,如果还有其它的单位来模量,我没有敢再想下去,故作镇定的说:“嗯,确实很好看”。

高三那年,姐给家里捎来了七千块钱,一家里人坐在房间,母亲说要我努力学习,不然怎么得起姐姐辛辛苦苦攒下的钱,又怎么对得起姐姐的一片好心,那可是她一年省吃俭用才攒下的。可偏偏高考那一年,我考得很差,考得很丢人,考出我血一样的回忆。当母亲打电话给姐说叫她回来一趟,带我去义乌一起打工 。姐姐听完后,我猜一定很失落,我猜一定对我很失望。我猜尽了我自己一切的无能与失败......

我猜她会流泪吧!!!

后来姐姐说,买了8月8号的火车回来.....

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快点过去,

当我清晨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只会想一件事,怎么还没到8号。

当我睡在床上,我也只会想一件事,这一睡离8号又近了一天。

当别人问我什么时候去义乌?我说日子确定了,就在这月8号

当别人问我怎么还没去义乌?我说怎么去,又还没到8号。

剩下的日子里,我也没有时间的概念,管他几号,反正到了8号我就要离开村子了,到了8号我就要去义乌了,8号就像我幸运数字,像福音。至于其它的时间,好像流水一样悄无声息:天亮了就放牛,带着饭,在山上完一天,趟在稻草堆里,看着白云,对着蓝天,有时候幻想着自己假如能考上全班第一,重点大学,那是多么好的一件事,村里人肯定就会说我是他们的骄傲,我是他们的榜样。可如今天依然是蓝的,云依然是白的,只是白天做的梦而已。苦笑一声,睁开眼,又是无尽的悔恨与无奈。继续放牛,继续麻木的渡过这段日子。母亲也知道我没什么事做,不用再督促我复习了,不用再给我做饭,不用再准备好下星期的火食费。总之她不用做的一切,我也不用去想。跟着弟弟去放牛,那时候弟弟还读小学,他倒是天天拿着作业到山上跟我一起,总是问我题目,什么数学题,什么语文题。我看着,一道一道给他讲解,反倒是我也在复习似的,有时候我看着就想起自己高考的题目,怎么就那么难。有时候不愿意想起,就跟弟弟说题目不要多做,要学会技巧,掌握方法。比如数学归纳法的原理如何解,数学里的方程怎么解,弟弟很聪明,有的时候一遍下来基本上就会了。他兴奋的夸着我说有我在,学习就不怕了,等我读了大学的还能再教他初中,教他高中,

弟弟每次跟我说,我都回答他:“时间不长了,我只能教你到8号”,后来跟我一起放牛的小朋友都知道8号我要离开,8号我姐会回来,8号我要去义乌,都知道8号就是跟他们分别的日子。在放牛的人群中,我是最大的,比较大的都到外地打工去了。他们听完后都很失落。我夸下海口说等我从义乌回来,我给你们买吃的,买玩具。我转过身,默默的低下了头,一阵阵的酸楚,一阵阵的心痛。看着日出日落,日复一日。有时候累了就在稻草堆上睡上一觉,只有不去想自己的高考,心里才会有一丝丝的快乐与纯真

8号还没有到,倒有出现了一件 “稀奇” 的事,我的入学通知书到了。

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qxin.cn/meiwen/3087.html


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