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小清新故事 >

我从未想过离开

  我的家,是城市弄堂里的一家老棺材铺,很不起眼。儿时的记忆,除了挂在门口的风中摇曳的周总理的画像,就是棺材铺里轰隆的锯木头的声音。

   我不喜欢我的家,从来都不喜欢。但是,我从未想过离开。

   可是我今天,真的要走了。我要和小梅阿姨去另一个城市。

   我看见只剩下最后一个搬运工了,棺材铺里已经空了,墙角里还竖着爸爸一直用的锯子,我想不起来了,我想不起来爸爸什么时候用过。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,不大的小店还像我儿时记忆里一样讨厌。妈妈总是说,咱家的冤魂太多。我的家里,一直没有阳光,即使有,屋内也是漆黑一片。

   屋外,炉内还在烧着水,这是我烧的最后一壶水。我想给爸爸泡一壶茶。以前,他总是让我给他泡茶,我看见了桌上那个已经生了锈的茶缸,爸爸一直用那个喝茶,从未换过。放茶壶的圆桌子是爸爸亲手做的,桌布是妈妈亲手缝制的,蓝白格子相间的图案,漂亮极了。

   爸爸不喜欢在桌上放任何东西,与桌布毫不相称的断了把的茶缸,就放在桌子的中央。除此之外,别无他物。

   等水开了之后,我就要走了。我决心要走,带走关于爸爸的全部记忆。我看见了挂在墙上的破旧的相框,相框里有爸爸妈妈的合照,不知道为什么,妈妈的那一半已经模糊不清了。相框里,还有另外一件东西,一个写满数字的半张纸。纸上的字迹很不整齐,看得出来,这是一组彩票号码。

   我走了过去,拿下了这张纸。

   03,我恍惚记得,那是大年初三,也是妈妈走后的第三天,从不出弄堂的爸爸,拿着一瓶二锅头,摇摇晃晃的走到外白渡桥,对着即将落下的夕阳,嚎啕大哭了一个晚上。那晚,我惊呆了。因为妈妈走时,他是那么平静。我看着他不停的用衣袖摸着自己的眼睛,把头埋得低低的,我看不见他的脸,看着他不停晃动的背影,我知道他哭了,我也在哭。我的耳边,到处是烟花爆炸的声音,绵绵不断,不绝于耳,我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耳朵,可还是能听见别人从心底传来的幸福笑声。

   爸爸落魄的样子,让人心疼,可在别人眼中,他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形象,实在是和灯火辉煌的上海,一点也不搭。从他身边走过的外国人,身边挽着一位美丽可人的中国姑娘,女孩的脸被冻红了,男孩儿对着自己的手不停地哈气,然后,捂着姑娘的耳朵,他们搂在一起,站在爸爸的身边,用手指着天空中爆炸的烟花,仿佛在诉说彼此的衷肠。

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qxin.cn/gushi/2020/1007/3181.html


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